nba绡悆涓嬭浇: 第723章 內幕

上海cba篮球比赛 www.bpoob.com 小說:總裁老婆賴上我| 作者:吃雞大哥| 類別:都市言情

    王雅雅猶豫了片刻,剛想張口說話,就被王嵐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王嵐指了指沙發,讓陸易坐下來。

    陸易就知道,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公司出事了,你今天一天跑到什么地方去了?給你打了一天的電話都沒有人接,你知不知道周凡回來了!

    而且他向公司的紀檢部門舉報,說你在公司濫用職權,亂搞男女關系,而且還涉嫌挪用公款!”

    陸易先是愣了一下,很快就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周凡這老東西,還真是陰魂不散!

    蹲監獄都不夠,居然還跑來禍害陸易!

    他當著陳姐的面說這些話,陳姐能信才見鬼了!

    看到陸易一臉無所謂的樣子,王雅雅瞬間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為有陳姐給你撐腰,你就萬無一失了!你知道今天周彬去公司了,能讓他出面的事情可不多,這件事,你可要從長計議!”

    陸易的心一瞬間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周彬出面了?

    周凡這個老東西果然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可是陸易曾經記得清楚,周凡他老婆口口聲聲的說的。

    說周凡在周彬的眼里無非就是一只鄉下的狗,根本就沒有當回事兒。

    可是現如今,周凡出了這么大的事兒,周彬不僅僅把他保了出去,花了大價錢讓他不坐牢。

    而且周彬還出面當眾為他抵抗董事會,這可不像他老婆說的,完全不當回事兒!

    王雅雅見陸易不說話,顯得更加的著急。

    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,起身就拉起了陸易的手,把陸易往二樓拉。

    才一進了她的房間,這王雅雅就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一雙大白腿倒是絲毫不遮掩,看得陸易是滿心躁動,根本就不擔心周凡的事兒。

    “你別吊兒郎當的,周凡這個老家伙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對付的!他在周氏集團這么久,手中拿了不少周彬的證據,周彬既然肯出面保他,就證明這事兒沒那么簡單!”

    陸易一愣,不解的皺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他手中有周彬的證據?周彬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兒了?他拿著什么證據了?”

    聽到陸易問這話,王雅雅的臉瞬間紅了。

    陸易就知道這女人一定有事瞞著陸易,既然今天都說開了,陸易自然要逼問到底。

    問了許久,王雅雅的嘴巴都始終不肯說出實話,可是陸易卻猜到八九不離十了。

    這開藥廠的,多半都是為了暴利。

    這周彬生產的藥,一定是有問題!

    “你不說我也知道,我看過公司內部的股東股權分配,要說這銷售公司,的的確確是有大頭在陳姐的手里,但是這藥廠,卻是完全屬于周家的。

    看起來都是周氏企業,但是實際上是兩條完全不同的運作模式,所以說這問題,應該就出現在這藥廠里!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王雅雅瞬間臉色煞白!

    陸易得意的一笑,看來陸易這瞎蒙的一句話,還真是說對了。

    海浪的出現,的確讓陸易覺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周凡居然又莫名其妙的卷土重來,剛開始的時候,陸易的的確確覺得有些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可是現如今王雅雅的這個反應,倒是讓陸易瞬間就找到了對策。

    陸易之前并不知道,王雅雅為什么會讓陸易死氣白列的偷那個賬本,可是現在陸易明白了。

    這賬本里面記錄的并不是周氏藥業的正常出入記錄,而是這周氏藥業造假的記錄,這東西是周彬的命脈。

    一旦把這個東西捏在了手里,無論周彬有多大的本事,也絕對不敢輕易的造次。

    王雅雅是周彬的妻子,她自然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。

    而且她手中還拿著周氏藥業的股份。

    說到底,她無非也就是這場陰謀當中的一份子!

    把陸易牽扯進來,他就是想拿到這部賬本,以此來威脅周彬。

    至于這周凡的角色,的確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陸易到現在才明白,為什么好好的銷售部會出現一個公關組。

    而且公關組的那些人一個個眼睛都長在腦門兒上,就是因為這個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一旦造出的這些假藥流向市場,出現了問題,公關組的重要性就出現了。

    周凡唯一要做的,就是打通好各個渠道的關系。

    這也就是迄今為止,為什么周氏藥業從未出現過負面新聞的原因。

    當陸易弄明白這里面一切的那一刻,陸易的心里開始慢慢的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本想利用海浪當這個替罪羊,可是現如今,周凡既然就出現了,讓他自己愿意送死,陸易也絕不攔著。

    陸易看到了王雅雅一臉著急的模樣,就知道周彬一定是威脅她了。

    陸易急忙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臉,笑著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別那么擔心,咱們也不是吃素的,沒有必要怕他們!不就是一個賬本嗎,沒有必要那么著急的拿過來,就算是真的拿到手了,你真的有把握能用它威脅到周彬嗎?”

    王雅雅咬住薄唇,微微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其實她自己心里也沒譜,現如今這樣的狀況,她肯定早就已經慌亂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他今天下午出現的時候顯得非常的警覺,他已經懷疑到我的頭上了!如果你要是害怕的話,你現在可以離開,我不想連累你......”

    王雅雅一直低著頭,眼睛還微微地有些發紅。

    陸易知道一定是哭過的原因,想必這周彬來的時候,應該是說了很多難聽的話。

    看著她一副梨花帶雨的小模樣,陸易心里還一陣一陣的發酸。

    蹲下身子,摸了一下她的小臉,淡淡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別那么緊張,好戲才開始呢!周凡這個老東西元氣大傷,現如今想卷土重來,沒那么容易!

    你就踏踏實實的跟家里呆著,如果周彬再來找你,記得,要好好的伺候他,千萬別把他惹怒了?!?br />
    王雅雅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,陸易便套好衣服出去了。

    陸易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,周凡這個老王八蛋既然自己作死的話,那這一次陸易就不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陸易一頭鉆到了車里,急忙就給張歡歡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陸易想問起周慧的下落,張歡歡顯得有些奇怪,不過她還是給了陸易一個電話號碼,說可以讓陸易試一試。

    陸易嘗試撥打了一下那個號碼,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的狀態。

    無奈之下,陸易開著車去找了扣子,想著和這小子喝兩杯酒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才一停著車進了夜總會,陸易居然就看見熟人了!

    扣子這小子機靈,現在已經坐上夜總會的保安組長。

    他看到陸易來的時候,就把陸易帶進了夜總會的包間里。

    陸易才一坐下,就笑瞇瞇的看著扣子,指了指門口。

    “門口那幾個,是新來的妞?”

    扣子點了點頭,坐了下來,指了指門外。

    “沒錯啦,前天剛來的吧!不過那幾個都是新妞,估計伺候不好你,如果你真想要的話,我給你找幾個老手來!”

    扣子說完,起身就要出去,卻被陸易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陸易趴在他的耳朵邊上說了幾句話,扣子這小眼睛就瞇了起來,一臉的震驚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!怎么著?哥哥,你要感興趣的話,我把那妞給你帶起來,你自個親自問?!?br />
    陸易笑著點了點頭,看著扣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大一會兒的功夫,他身后就跟了一個女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那女人穿著極短的裙子,這是標準的夜總會打扮。

    才一進門的時候,她就一直低著頭,始終不敢抬頭看陸易。

    陸易點了一支煙,對扣子揮了揮手,讓他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才一關上門,那女人的肩膀就顫抖了一下,一臉求饒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是新來的,不如你找別人吧.......”

    陸易冷冷的一笑,看著她,掐了手中的香煙,咳嗽了幾聲,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周慧,別來無恙啊,沒想到現如今,你都混到夜總會里來了!”

    當周慧抬起頭,看到陸易的那一刻,臉色瞬間變得煞白。

    整個人渾身顫抖,跌跌撞撞的想要往出走。

    但是包廂的大門早就已經被扣子鎖上了,她根本不可能出的去。

    而陸易卻依舊坐在沙發上盯著他,看著她狼狽的一切。

    很快,周慧就已經意識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出去。

    她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了幾步,忽然一下子就跪在了陸易的面前,雙手按住了陸易,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“你大人有大量,就放過我吧!這件事情和我沒關系,都是周凡那個老東西,他一手策劃的!這件事,我只不過是個受害者,我已經都淪落到這個地步了,你就放過我吧!”

    眼瞧著這個女人一臉狼狽的模樣,陸易伸手輕輕地掐了一下她的肩膀,把她的身子整個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的手依舊死死的抓住陸易的手腕,陸易用力的踢了一腳,瞬間她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陸易也知道自己這樣做似乎有些過分,但是一想到這個女人對陸易所做的一切,陸易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    想當初這個女人如果做得再絕一些,陸易說不定就已經蹲了監獄了。

    現如今她跪在地上求陸易的模樣,只會讓陸易覺得惡心。

    陸易拿起了桌子上的酒,對著她勾了勾手指頭,示意讓她站起來,坐在陸易身邊的沙發上。

    很顯然,她并不是第一天來夜總會了,想必也多少懂一點規矩。

    她擦干了眼角的淚,乖乖的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先別哭嘛,我也不是特意來找你的,只是沒想到這世界上真的有冤家路窄!既然都已經遇見了,那么就故人相見喝兩杯,好好的聊一聊?!?br />
    周慧深吸了一口氣,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可以看得出來,她整個人的身子都在顫抖,緊張的要命。

    陸易指了一下放在她面前的酒杯,酒杯里面是高濃度的烈酒。

    周慧猶豫了片刻,端起酒杯,閉上眼睛,咕咚咕咚的全都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陸易看著她一臉猙獰的模樣,伸手拍了拍,輕輕的一笑,又遞過去了一支煙。

    “很好,酒都已經喝了,那就說說,當時你們兩個人是怎么算計我的?還有,公司那么多人,為什么非得算計到我的頭上?”

    陸易本以為周凡這個老家伙已經被陸易徹底的踢出去,可是沒想到他居然卷土重來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遇到周慧,這一定是老天爺幫陸易。

    陸易必須要從她的嘴里知道點內幕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以周凡這個人的心計,一定會把陸易殺的挺挺的。

    周慧猶豫的把煙接了過來,叼在嘴巴里,點了許久才點燃。

    她深深的吸了一口,顯得有些疲憊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上海cba篮球比赛]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