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cba篮球比赛 書庫 散文詩詞 惹火鄉村 正文 第990節 大結局

绡悆cba鎺掑悕:正文 第990節 大結局

上海cba篮球比赛 www.bpoob.com 小說:惹火鄉村| 作者:風自立| 類別:散文詩詞

    第90節大結局

    舒成蘭隱隱覺得有點不妙,心里倒有些不敢面對,便拉劉在好到一邊生氣地說:“這事你去問,平時都是你寵壞的?!? 手*機*閱#讀 》”

    劉在好啞吧吃黃蓮有苦說不說,咋成了是自己寵壞的呢?也硬著頭皮應承。

    見到劉苗苗時,眼神有些憂郁。

    劉在好心里有些生氣,但看著女兒有些可憐的神態,也軟下心來輕言細語地問:“苗苗,誰,誰欺負你了?”

    劉苗苗望一眼劉在好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劉在好就有些急了,“苗苗,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你咋就這么不聽話呢?”

    劉苗苗其實有點茫然劉在好的話,但隱隱意識到自己和林東的事他可能知道了。又望一眼,還是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劉在好就直截了當地問:“你肚子里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劉苗苗才驚訝地看看自己的身子,有點怯怯地問:“啥咋回事?”

    “孩子是誰的?”

    劉苗苗腦子里嗡地一聲,這不是一件小事,畢竟自己還是一個學生,要是這事被傳出去可丟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都到這個關節了,你還瞞著爸爸做啥,到底是誰的?”

    劉苗苗猶豫了,如果說是林東的,只有兩種結局,一種是和他絕裂關系,另一種是讓他負責任,以后他娶自己。第一種結局,自己心里不愿,第二種結局自己不敢面對,特別是他和自己媽媽的不明關系。

    劉在好頓時保持了父親的威嚴,加重語氣問:“到底是誰的?你還這么小,你不嫌丟人嗎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能不能不問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,為啥不能問?我給你說,如果你不說,以后你就不要再叫我爸,我也不再管你,你愛干啥就干啥?!?br />
    劉苗苗的眼淚下來了,不是他爸的話有多絕情,是自己心里很傷心,在這種交織錯宗的情況下,自己不知道如何應對。

    劉在好就拿恨恨的眼神盯著她,直到她崩潰,有點無可奈何地說出一個名字,“林東的?!?br />
    輪到劉在好腦子發暈了,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個自己認領的干兒子會干出這么不如人意的事。按說他們的年齡也是該戀愛的時候,但咋就到了懷孩子的地步,這讓劉在好大為光火,起身出門。

    劉在好直奔明星村找林東,見到林東的時候是在他準備平整用來蓋豬圈的地頭,也不由分說上去就是一記耳光,打得林東暈頭轉向。

    捂著臉問,“干爹,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干的好事?!?br />
    林東第一個反應就是舒成蘭的事,咋這么快就被他知道了?腦子一下蒙了,真不知道如何面對。

    劉在好看看他平整的豬場,也就想起自己許的諾,說實在的,本來對這個年輕人還是很看好的,從某種角度上說,自己也愿意有這么一個女婿,可上來的一耳光已經打破了這個格局,只能往壞的,為了出氣的結局上走。作為父親,任何人都不可能還和顏悅色地找你談,然后還允許你許諾娶他的女兒,通常的行為就是這樣。

    “我算是養了白眼豬了,項目款你休想?!彼低晟刈吡?。

    林東一軟坐在地,心里瑟瑟發抖,接二連三殺情夫的事情嚇破了自己的膽,又加之劉在好的一句威脅,讓自己頓時迷茫得不知所措。舒成蘭的事敗露,項目款沒了,這以后還能怎樣?

    林東轉身看著身后寄予希望的一塊地,心里冷冷的,這一陣冷直通透全身。

    正如他的擔心,劉在好取消了他的扶助資金,他和二虎原本掙到的那點錢,在租地平地一攬子的折騰中灰飛煙滅,到頭來,他們唯一剩下的只有一輛摩托車。

    二虎從經歷他姐這事后變得少言寡語,更提不上心勁去打摩的,甚至懶散地給林東說,你隨便給我點錢吧,車我不要了。

    林東想想也失了之前的那份心勁,干脆把車弄到街上,折舊再賣出去,也落了一千來元錢和二虎平分了。

    快過年了,村里的男人陸續回來了,那些橫飛的女人們被男人們一陣滋潤再加上幾起事情的發生,他們終于冷靜下來了,不管是二虎耍弄過的女人還是林東玩耍過的女人,像被一陣涼風吹醒了頭腦一樣,全然回歸到了應有的角色上,重新扮演起他們的妻子角色。再看到林東二虎的時候,他們的那些無影無蹤,變成一份羞澀低頭而過。

    二虎在家里越發郁悶,最近他發現自己屙的時候有點不對,老是在即將完的時候有白色的東西流出來,甚至出奇地癢,原以為是自己洗澡不勤造成的,時間久了到醫院檢查才發現自己患了急性前列腺炎。

    到醫院看過,也吃了幾大包藥,發現沒什么效果,干脆就放棄治療,從此以后,他的郁悶和著他的前列腺炎一直成長,直讓他面容憔悴,神情恍惚地和另一個村的女人結婚,再無奈地跟著村里的人出去打工,又過著擔心老婆在家不安全的日子。

    林東那些自豪的氣勢跟二虎一樣,快速地消散而去,他原本計劃著和李薇薇成就的一樁美滿婚姻,在關于他的傳言中破滅了,因為他去找她的時候,他又看到了以前看到的她的傲慢和不屑,在經歷一場爭吵后,他冷靜的,自嘲地離開了,從此以后代家灣的人再也沒見過他,甚至連他幺爹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兒。

    在李薇薇考上北京信息工程學院的第三年,和男朋友回家的時候和他偶遇了一次,看著自己以前心儀的人,現在一點感覺沒有,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便分道揚鑣。

    據村里的一個小青年講,他在廣州見過林東,之前他在一歌廳上班,經常陪一些有錢的太太喝酒,后來聽說在做生意,再后來據說非法集資被抓了,關了一段時間出來后就不知道去向。

    其實堂嫂李月情心里還對林東有著那么一絲牽掛,她一旦從上?;乩吹氖焙蚨家蜱鄣蛺幌鋁侄那榭?,每每沒有消息,都有那么一絲淡淡的失望。

    明星村原本在那一年突擊修上的房屋還是很不錯的,可經過幾年的風吹雨打,加之多數無人居住,很多都破舊不堪了,到現在也沒有接到政府修路的通知,大家才慢慢意識到這只是一個謠言,再也沒有人對這事寄予希望。

    倒是有一個人重新來承包了這里的所有土地,栽上檸檬,開起了農家樂。

    據傳這人是以前是青木的黑社會大哥杜壯林。這些年像他當年的那種超哥越來越少,真正的超哥都忙著找錢,沒錢的超哥再也不是超哥,杜壯林還是像所有商人一樣,過著和別人討價還價,短斤少兩的生意日子,靠著檸檬收入支撐起他結婚離婚再結婚再離婚的折騰歲月,這個村莊便無以終結地進行著或多或少的難以消停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回書頁]  [上海cba篮球比赛](快捷鍵→)